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光的最终幻想

JJ Love HIKARU

 
 
 

日志

 
 
关于我

八五后某腐生物,宇多田光本命!ACG,coser,日语爱好者,迷恋日本武术(大爱空手道,准备备战剑道),优点不多,缺点一箩筐。。。 wc地址:http://worldcosplay.net/member/JJHIKARU/ 新浪微博:http://www.weibo.com/jjhikaru

网易考拉推荐

西妃17  

2010-12-06 18:36:29|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七

我承认自己其实很懒,一直都没有去搭理夜泣塞给我的资料。比起文字,我越发喜欢真正的格斗,近卫团的成员果然还是必须接受格斗、枪械以及一系列的应急能力训练,还有一颗对主君忠贞不二的心。

我几乎没有和其他成员真正交流过,我甚至不清楚他们叫什么名字,在我来第一战线组两个月之后。就连拜洛都鲜少跟我接触,学生灿偶尔来骚扰我一两次,至于斯迪克斯则在我那次义正言辞的发言之后没有再出现过。只有夜泣,和我深层交流的只有他,因为他不得不这么做,他必须教会我一些东西。

你不怕我吗?枪械训练场上,我放下手中的激光枪,看着夜泣。

夜泣用手轻轻地捏了捏满脸的络腮胡须,淡淡地说道:你有什么好怕的?

狂性大发,杀人不眨眼,所有人都在用顾忌的眼神看我,自从那天之后,难道你真的不怕突然有一天会死在我手上吗,骑士侯阁下?我的口气有些自嘲,有些漫不经心。

你还不够格让我害怕,小姐!夜泣的眼神瞬时间犀利起来,极度的压迫感和气势,让人一时难以适应。他留给了我一道背影,把我一个人留在了空无一人的训练场上。

还不够格吗!

这里所有的镜子都透明无瑕,一尘不染,似乎清洁人员每天都要花上三分之一的时间来擦拭镜子;因为哈顿将军曾经告诫过所有的士兵,当你开始为胜利得意忘形,当你开始对失败畏首畏尾,当你在自我中迷失的时候,好好看看镜子中的自己,那是不是真正的你,如果是,请想象一下你自己有多么丑陋,如果不是,请立刻把你最潇洒的一面摆在自己的面前。

某天晚上,头发剪成了利落的短发,镜中原本略显娇弱的身形也逐渐变得坚实硬朗,皮肤倒没有晒黑,只是多了不少细微的伤口。我从自己的眼神中读到了从未有过的坚定,像个真正的男人一样没有动摇的痕迹。

实在对裙装的军装无爱,似乎军队里的男人们都喜欢看着女人们穿着超短裙的军装穿梭在他们之间。向夜泣要了一套男式裤装的军装,自己动手改小了一些,穿在身上刚刚好。

夜泣似乎对我的新姿态很期待,竟然一直守在了我的房门口,于是他成为了这里第一个见到我新形象的人。

我没想到一位……嗯,抱歉,或许有些用词不当……娇媚的小姐,竟然能出落成一个英俊少年,坚定,眼神不屈,有些不像你了。夜泣不停地上下打量我,让我有些不太自在。

谢谢您的夸奖,阁下。我选择不卑不亢地行了一个军礼。

通往格斗训练馆的路上,我紧紧地跟在夜泣的身后,同时接受着周围人诧异的眼神。

嘿,夜泣殿下后面那人是谁,你见过吗?

新来的菜鸟吧,但觉得有些面熟,在哪儿见过吧……

我说,那是西妃·佩罗尔啊,那个女人!

她怎么变成那样了,把自己弄得像个男人一样,好端端的一个大美女……

装成男人的样子也不错啊,我倒觉得她更适合男人的样子,我爱美少年!

闭嘴吧,你是太久没碰女人了!这里好不容易来了个女人,居然还把自己打扮成男人的样子,真没劲。

……

一瞬间,我感到了一阵阴冷的眼光直刺而来,不禁打了个冷颤。

换上格斗专用的训练服,夜泣还是一如既往地让我从基础开始练起。我从不知道自己的体质其实很适合格斗训练和枪械训练,夜泣说此时的我就像个不凡的男人,敢于打磨自己的意志,让自己像个男人一样强大。记得当时我还据理力争,说他性别歧视,看不起女人,为什么非得要说我像个男人。

而现在,自己干净的短发,日渐粗糙的拳头,坚实的身躯,除了一张无法改变秀气的脸蛋和白皙剔透的肌肤,我时常想着自己就是个男人,不再软弱,不再任人宰割。

短短两个月,除去日常文件处理的时间,夜泣都在手把手地拉我特训,超负荷的运动量,仿佛要一股脑把别人一年之内需要完成的东西让我在这两个月之内完成。更神奇的是,我做到了。是潜能吗,我也说不清楚,让我想起了之前爆发力量的那两次,鲜红的那两次。

轻松击倒了一名近卫团成员,男人用诧异近乎屈辱的眼神瞪着我,许久,渐渐垂下了眼帘,露出甘拜下风的神情。其余成员貌似并不服气,在夜泣眼神的示意下,准备继续上前和我过招,就在此刻:

等一下,让我来。

我知道这熟悉的声音,忍住心中的小小激动,缓缓地转过了身子。

拜洛摘下洁白的手套,连同军装外套一起交给了身边的侍从,表情僵硬地朝我走来。

拜洛殿下,西妃接受近卫团特训才不到两个月,此刻完全不是您的对手,您……夜泣的口气竟然让我觉得他在有意识地保护我。

我只是想试试她的身手,测试一下她这两个月来的成绩,看她有没有资格……站在我身边……保护我……你们都退下吧。我只注意到拜洛脸上闪过的凛冽表情,一下子将我心中荡起的涟漪抚为平静。

夜泣带着众人离开了训练馆,轻轻关上训练馆的大门,就剩下我和拜洛,以及周围的空旷,静谧的气息。

相互注视着对方的眼睛,这孩子以前鲜少直接注视我的双眼,或许是因为少年的羞涩,但此刻他的眼神只告诉我一件事,他成为了一个真正的男人,而我是他的部下。

好久不见,你把头发剪短了……

你……

来吧……

拜洛的身手正如我想象的一般,我几乎招架不住;他的动作带着些说不出的感觉,直到我被他狠狠地压在训练馆的地板上之后,我才知道,那是——愤怒。

为什么……为什么?

拜洛殿下,你说什么?

不要叫我殿下!我不是!

可是你……双手被拜洛紧紧地扣住,动弹不得,痛。

在你面前,我从来都是我,一直没有变过,真的……拜洛的眼神突然蒙上了一种淡淡的忧伤,竟让人觉得有些心疼。

我知道……我企图爬起身来,可双手依旧被牢牢地压制住,于是选择静默,深深地看着拜洛的双眸,希望能找到悲伤的源泉。

可你变了,你真的变了,言行,举止,还有你的外表!为什么,告诉我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变,做女人就这么让你不痛快吗!做男人有什么好的,有什么好的!你要毁了自己吗!拜洛突然歇斯底里地大吼出声,改用一只手扣住我的双腕,另一只手紧紧地捏住我的下巴,仿佛要把它扯下来一般。

你……你说什么……什么做女人……放……放开我……我开始拼命地挣扎,下巴和双手一样已经痛到有些麻木了。

就在我觉得自己很有可能会被眼前的少年杀掉的时候,拜洛松开了手,缓缓地站起来,轻轻说了一声:抱歉。

我实在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是躺在地板上,呢喃着:我只是想要保护自己,变得更强大,然后可以做一名合格的近卫团成员,来……保护你,仅此而已。

拜洛走向大门口的脚步声停住了,他没有回头,说道:我一定会保护你的,尽我所能保护你的,西妃……姐姐。

呆呆地回到房间里,坐在床沿,对着地面发呆,手腕上还残留着红印,隐隐作痛。一阵陌生又熟悉的味道扑鼻而来,我抬起头,一个身穿白色军装的男人正靠在门背上,又是那种暧昧不清的眼神,邪邪地看着我。

艾……瑟斯?换了一套正经的军装,却依然散发着妖娆的气息,我想那股味道就是来自于他吧,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妖气。

哦,我的血瞳女神,你真的记住我了,不过一向都没有人能忘得了我,一旦被我俘获之后……艾瑟斯很挑逗地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自己的唇瓣,让我看的有些反胃。

一个自恋狂,我冷冷地站起身,准备请他立刻出去。

低估了艾瑟斯的行动力,我还没走到他跟前,就被他一把抱在怀中,头被深按进他的肩窝,无法呼吸。这时我才发现,作为一个男人,艾瑟斯的个子并不高,和学生灿差不多,或者可以说,学生灿在女人中算是身材相当高挑的一个了。

好不容易挣脱了艾瑟斯的怀抱,猛吸了一口气,接下来立刻又遭到了他嘴唇的侵袭。一把推开他,用手背擦拭嘴唇擦到红肿,换来的是他一脸的坏笑和意味深长的视线。

你到底要干什么,这里不欢迎你,出去!我知道自己此刻的表情应该很严厉,至少自己这么认为,可对他毫无作用。一步步地向我逼近,我尽量避免被他逼到床边,结果身后留给我的只剩下打开的窗户。艾瑟斯开始解开自己军装的外套扣子,里衬扣子,露出了一付很精致的锁骨和上面暧昧的痕迹,双手撑在了我身后的窗沿上。

难道你喜欢现场直播,让所有人当观众吗?

你不是只对男人感兴趣吗?那些男人满足不了你了吗?混蛋!他没有留给我甩他耳光的机会,双手立刻从窗沿转向了我的手腕,又是一阵痛。

没错,我只对男人感兴趣,他们根本就满足不了我,所以我来找你了,血瞳女神!艾瑟斯凑近,嘴里吐出的热气直扑耳畔。

可我是女人,麻烦你看看清楚!亏你还叫我血瞳女神,你有见过女神是男人的吗?我开始后悔去剪短头发,换上男人军装了。

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耶……难道你听不明白拜洛讲的那番话吗,亲爱的?

你真恶劣,居然偷听!

我是担心他支开所有的人,会对你做出什么不绅士的举动,我是要保护你啊!艾瑟斯装出一脸很委屈的样子,试图着把头再次靠近我。

又一个说要保护我的人,但拜洛的承诺明显让我安心,而眼前这位,我只当是调侃,恶作剧,混账举动。

你凭什么……就凭你每晚干的那些事,就凭你披着一张花花外表招蜂引蝶,就凭……

就凭我喜欢你,我的血瞳女神,有机会再让我见见那双血红的眼睛吧,太美了……艾瑟斯低头,放过了我的嘴唇,把吻轻轻地落在了我的双眸上,很珍贵的一吻,停留了好久。

我再一次呆住了,先是学生灿,再是艾瑟斯,但他们的告白无论如何都让我高兴不起来。

喜欢你并不违反我的原则哦,我只对男人感兴趣。希望下次见到你,你会主动吻我,下次见咯,亲爱的!艾瑟斯笑着退后,松开了他的双手。

对了,忘记提醒你了,要打扮成男人,多缠一圈束胸吧,虽然那会很难受。艾瑟斯吹了一声色狼式的口哨,眼睛故意瞟了一下我的胸前。

我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低头看了一眼,胸口的扣子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大开。

我可没有天天晚上都去那间牢房呢,那次正好被你碰到了,如果你要求,我会为你守身哦,绝对不让其他任何人尝到我的味道,亲爱的血瞳女神!艾瑟斯牵起我的右手,在手背上又是轻轻的一个吻。

你的吻很廉价啊,这么简单就让别人得到。我冷笑了一下。

我可以理解为你在吃醋吗,亲爱的?我的技术可是很不错的哦,这么廉价而又高超的技术从今往后可以只属于你一个人。

说完,艾瑟斯又准备凑上来,我本能地举手想要扇他,只是举手的瞬间,他却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顺道带走了专属于他的那股味道。

莫名其妙的一天,脑海中不断浮现出拜洛看似时而受伤时而暴怒的眼神,还有艾瑟斯不断暧昧的话语。

什么是“喜欢你并不违反我的原则”,我又不是……

我又不是男人,为什么,总觉得有些不对劲的地方,来自拜洛的话,来自艾瑟斯的话。莫名其妙的两个人,艾瑟斯暂且不论,连拜洛都说些莫名其妙的话,讲的我好像原本就是个男人一般,女人只是外表,或许只是件外套,撕下之后,内在究竟是什么,说不清,道不明。

还是改不了,习惯性地摸向胸口,铜镜,早已不在。

我还在留恋些什么呢……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