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光的最终幻想

JJ Love HIKARU

 
 
 

日志

 
 
关于我

八五后某腐生物,宇多田光本命!ACG,coser,日语爱好者,迷恋日本武术(大爱空手道,准备备战剑道),优点不多,缺点一箩筐。。。 wc地址:http://worldcosplay.net/member/JJHIKARU/ 新浪微博:http://www.weibo.com/jjhikaru

四季十二月之一月  

2010-03-07 23:29:00|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月

 六瓣飘雪在空中摇曳舞姿;纤尘无污,并非传言。我轻轻地告诉你我的伟大秘密;你就站在冰原的尽头,让茫茫白色也分享它的纯真与滑稽。

  我们之间,其实并无间隙。

 

一月春日

 我一向都嘲笑自己是个“懒人”,因为我从来都懒得提笔写日记。想当年,语文老师大发慈悲地推掉所有的假期试卷,只给我们分配十篇三百字的暑假日记,我还是十分残忍地以一本空白日记本逼得老师林木稀少的脑袋与一堵无辜的墙坚强地亲密接触;后果可想而知,可怜的墙还活着,而老师的脑袋丛林中物质变化出一座丰满的小小丘陵。不要责怪我的无情,我早已声明我是条“懒人”。

  如今,我居然提起了高贵的笔。一切非我所愿,但我却不得不做。因为昨晚……

  我真的是个可怜的孩子!

 据不完全统计,出现在少年,尤其是美少年梦中的上帝通常都会送来幸福的讯息,传递光明的前途之路。而我,我是个纯粹的例外。就是昨晚,当我开启美梦之门的时候,上帝出现了;当我满怀希望准备接受祝福的时候,上帝却突然从怀中掏出了一根“仙杖”,直指着我恶狠狠地说,从明天开始,你必须写日记,否则将会有最恐怖的事情降临在你的身上,信我者,得永生,阿门!

 我是个男人,没有任何一条法律明文规定男人不可以害怕,因此,我有权利相信这个梦的真实性并且感到害怕。我更有理由厌恶制造这个噩梦的上帝,那个吃太饱撑着的老头!

  如此不幸坠落在我身上,我也只有哀叹命运的凄凉——

  综上所述,我果然是个可怜的孩子!

 

一月夏日

 从我真正有记忆开始,九十平米的坪房就是我生活的居所,还有一位年过四十的女性和我相伴,照顾我的饮食起居。她让我叫她“易嫂”,而她则总是恭恭敬敬地喊我“少爷”。她是个很奇怪的女人,老是将一些女孩子的礼仪节态灌输给我,教我学习女孩子的温文娴静,心灵手巧,就差没教三从四德了。

 我不知道她行为的真实含义,我只能不确定地确定,她有严重的恋女癖,并把这一怪癖的发泄对象锁定在我的身上。要不使劲地翻白眼,要不对着幽幽青空冥想,我从来都没有专注地对待她的教导,即使让她脆弱的心灵大大地受伤。

 等我逐渐长大了,我才知道她仅是受命于人,真正的“恋女狂”是我的奶奶——凌雁菲女士。凌女士嫁入我们姬家,其雄心之一就在于打破姬家自我的太爷爷的太爷爷的太爷爷的太爷爷开始便开始一脉单传的记录,誓为姬家诞下女子;可事事终不能遂人心愿,该女士不仅生下我老爸一独子,连她千挑万选的儿媳——也就是我老妈也诞下我这一龙种。素来自尊心极强的凌女士自然不肯屈服,便把女生改造计划强加于我头上,或许我该是二十一世纪新封建传统重女轻男的第一牺牲品了。

  我在无形之中默默为男生威严而奋斗……

 我并不顽固于自己拥有“姬晶”这样充满女性气息且易与调料混淆(“姬晶”同“鸡精”谐音)的姓名,我仅为易嫂——凌女士的女改助手不停惋惜。

  对不起,对不起,一切都是我的错,我犯下的罪,我的邪恶灵魂作祟……

 不知哪本史书略有记载,易嫂的奶奶的奶奶的N次方先祖,曾是皇宫的第一女官,精通女红,女德,女容等等等,凡是和女沾边的东西,她都是专家中的精品;这样的绝活自然被传了下来,易嫂也是百分百的全盘接招,毫不含糊。可惜天公不作美啊,那招非凡在我这里一次又一次遭遇滑铁卢。我说过,一切都是我的错,尽管我很善良。

  郁闷哪,不然我也写不了这么多。

  前几天突然接到凌女士的懿旨,命令我五天之后即回姬家大本营——姬氏公馆。

 热切期望哪位好心的天使SAMA来拯救我这条渺小而又伟大的生命,因为这几天可怜的我又不得不沉没在易嫂切切的教育声浪中,努力摒住呼吸,无聊地翻白眼,漫无止境地冥想。

  人生就是如此平平,一混三千年。遥遥无期……

 

一月秋日

  我不知道,不明白,不了解,想不通,猜不透,摸不着——

 凌女士一个人居然住在一座庞大的不可思议的城堡中,并被一百多个女佣侍奉着。这是我第二次回姬氏公馆,依旧为她不住惊叹。我不想斥责姬家先祖的奢华靡丽,我宁愿折服于父辈们的实力和创造力。纸醉金迷是什么,一种欲望,一种贪求,一种挥霍,完全沉沦的黑暗之美,富人物质观的残肢,有人伸手不可及而在花花世界中迷失了自我。姬氏一族的口碑似乎一直甚佳,没有臣服在金钱的诱惑下,在阳光普照的东方缔造了无限珍藏,耀眼但又端庄。如今,我重新踏上了这片肃穆的净土。

  会有什么不幸的事发生,我早已习惯,不作多想。

 最初,我在乎的是这座城堡的大门——一座足以让十八高龄的我忌惮三分的门。它是我得到有生以来最残酷刑罚的刑场。一个五岁的孩子被一份冰雪的粉妆玉砌所深深吸引,以致忘却了归家的时间;如此做法的下场就是被他威严的奶奶用麻绳绑住双手,垂吊在大门的门环上,在零下六度的酷寒中享受十二小时。

  我真的无辜又可怜!我五岁的光鲜年华就这样被染上了硕大的污点。

 我很气愤,很气愤,很气愤到狠狠地踹了这天杀的门一脚。然而,这扇门像被下了诅咒一样,又对我张开了惩罚之手——十几个黑衣肃杀的男子突然冒了出来,并以最快速度将我五花大绑起来。天哪,要不是易嫂及时赶来,我恐怕早已被当作沙包给丢出去了。

 事后我才知道,他们这十几条人都是姬氏公馆的保安,误把我认成上门踢馆的狂徒。果然是一帮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莽汉,这世上有我这么年轻,英俊,善良的踢馆人吗?

 也难怪他们左一个“有眼不识泰山”,右一个“不知少爷尊驾”地赔不是,十三年了,我已经十三年没有回过姬家大本营了。

  望着满眼的金碧辉煌和一群训练有素的女佣,真不知此刻是喜还是忧。

 但愿,我既不是吸血虫,也不是乞丐命吧。我不想走在云端,也不愿湮没深谷。我只求一生平凡。

  不知道凌女士这次把我急招回来又为何事。屈指一算,离寒假结束已经不远了。

  生活,继续平平凡凡地歌颂着,张扬着。

 

一月冬日

  古人有云,一日三省。

 我从未真正地反省过,尽管我非完人。但今天,我不得不接受一下古人的训示,反省一下自己。

 凌女士居然就在昨晚,当着所有家仆的面,郑重宣布我入住姬氏公馆!所有人,当然包括我在内,皆是一脸震惊。

 不晓得哪位姬家的前辈定下一条规矩,姬家男丁在未满20岁之前一律不得住在公馆,需在外体验平民生活,其伟大宗旨在于培养勤劳人,杜绝败家子;当然也有例外,就是那些体弱多病到随时可以一命呜呼或是在外放荡鬼混到几乎可以被抓入狱的人可以提前进入公馆,或是调养身体,或是棍棒伺候。据说姬家向来注重身心健康,外表俊秀的优良品种。

  令人恐怖的是,小生年方才十八啊!

 因此,我很有必要反省一下自己。我体弱多病吗?不会啊!我可是空手道高手耶,身体好的很,除了从小鼻涕流到大,我没生过什么大病啊;那这个原因就可以被PASS掉了。等一下,难道说我是不良少年,怎么可能,我是这个世界上最乖的孩子了!正如我的招牌名言:我是姬家最善解人意的GOODBOY,体恤民心是我英俊外表下最真的本性;苍天为鉴,玉皇大帝,如来佛祖,宙斯大神都是我可靠的见证者;黄土为镜,撒旦,阎罗王,哈迪斯都是我明智的保信人。

 女人心,海底针啊!我实在不懂凌女士的内心,就像一道隐幻的门,拒我于千里之外。我只能默默地祈祷自己一帆风顺;其实我更希望早点开学,能过一劫是一劫。

 男人最大的悲哀莫过于蜷缩在一个比自己强大百倍的女人手中;现在的社会提倡男女平等,黑白倒转,女人的力量越来越强大,就像炙日,温柔时带来温暖,恐怖时带来灼伤。算了,中国自古的传统,百事“孝”为先,我就牺牲一下自己来满足我尊敬奶奶庞大的母爱吧。谁让我老爹以拓展海外产业为由,带着我多年未见的老妈逍遥四洲,抛下我一人独守寒窗;不过我也并不在意,因为每天二十一点二十一分二十一秒就是我们的“三口专线”,只是听听声音,只是听听声音,就够了。

 我会偶尔憧憬一下刺激的生活;不管落叶最终是被尘风带向残阳,还是被润土抚为虚无,它也愿意在暴风雨中徜徉一番吧。

  这可能就是我,我的我。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