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光的最终幻想

JJ Love HIKARU

 
 
 

日志

 
 
关于我

八五后某腐生物,宇多田光本命!ACG,coser,日语爱好者,迷恋日本武术(大爱空手道,准备备战剑道),优点不多,缺点一箩筐。。。 wc地址:http://worldcosplay.net/member/JJHIKARU/ 新浪微博:http://www.weibo.com/jjhikaru

四季十二月之六月  

2010-03-07 23:35:00|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月

  什么是娃娃的脸?善变吗?哭着,笑着,倔强着,骄傲着,充满幻想着……我的表情,竟在此刻变得僵硬无比,因为万物之中你光芒万丈。

  这一切在碧油油中蕴育的灵魂,呼唤着又一个盛夏的奇迹,契机,期冀。

 

 六月春日

  宿命,我从来都不相信这个名词,因为它太假了,假的让所有的追随者都困在自己设下的圈套中,不可救药地承诺着不变的誓言。我并没有拥有对抗苍莽的力量,但至少,我会让自己的信仰支撑着自己一步步往前进。尽管,我曾经迷惑,属于我的信仰,在哪里。

  想的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深沉了,我才成年,还想像个孩子一样,做着奥特曼的永久英雄梦,牵着机器猫的手成为幻想的创世主,站在世界巅峰上吟唱勇者的心。不过,梦始终都要醒,尤其在我所生活的这个“残酷”而真实的现实中,早早就有人用凉水泼醒了我的美梦,无论是这家的主人,还是仆人。

  我素来知道自己的平易近人、和蔼可亲,因此,即使女佣大清早的闯进我卧室并且用高音喇叭吼我起床,我也绝不生气。但我可以明确的是,今天的的确确是礼拜六,是我可以甚至狂睡一整天的日子。等我在朦胧中露出一点清醒神情的同时,凌女士正站在我的床边;还没来得及和她说早安,我就被我们家勤劳的保镖们抬上了宾士车,身着睡衣的我就这样,在骚乱中开始我的清晨。

  意料之外的事,凌女士居然亲自开车载我到了一家男士精品西服店前,并且有些无赖地硬敲开商店的门,严重破坏了商店主人的美梦。没有人会对一位老人家,而且是一位高贵“优雅”的老妇人无礼,店主诚惶诚恐地将我们迎进了商店;凌女士的魄力让我又不得不钦佩一番。她竟要帮我挑一套正式西服,说因为不记得我的尺寸了,所以要带我一起来。这也许是句谎话,因为我从小到大的着衣都是我和易嫂两人购买的,她从未为我买过一套衣服(买的话也怕尽是女装);我有些欣喜,历史性的一刻就在此时诞生——她要替我买衣服,而且是真正的男装。今日清晨的牺牲,换来这样的收获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兵贵神速,速到几乎不给我留下喘息和思考的时间。五分钟之内洗漱完毕,直接换上西装,戴上墨镜,被凌女士绑去姬氏财团的总部大楼——作为她的保镖之一。

  从我踏入那里的第一步起,莫名的感觉直涌心头,就如我当初踏入姬氏公馆大门时的感觉一样,骄傲,羡慕,还是沮丧,甚至迷失,是什么呢?面对着这一切繁华和气势。凌女士没有乘坐电梯,而是一步一步走着阶梯,在每层转了一圈,继续前进,直到24层。她的办公室在24层,整栋大楼共有45层。她在所有员工惊愕的目光中,让包括我在内的保镖们和秘书跟随一起,就这样爬到了24层。是为了让我对这里内部结构有所了解,是慢慢让我适应商场的规则,我的人生从开始就在被人粗糙地规划着。

  回到公馆后,摆在我面前的是一份姬氏短期兼职见习的申请表,当然需填写的内容已经全部被我以外的不知名人士搞定,只需要我的亲笔签名即可。我又无条件地投降了,乖乖地在“投降书”上签了字,着手进行我的社会第一旅程。

  我已经成年了啊,该担负起一个作为成年人的责任了——吧……

 

 六月夏日

 老爹的爹突然出现了。

 一场争吵突然开始了——是他和她之间的争吵,据说也是第一次争吵。

 他撕掉了那份见习申请表,并且撕得粉碎;她竟将碎片一一捡起,固执地将碎片拼成完整。从未见过如此暴怒的他和失落的她;他们在我心中一直都很和睦,几十年如一日惺惺相惜。一个说不要抹杀我的青春、要给我自由,一个说要提前让我产生社会危机感、给我成长和经验。我看到了他眼中的自在和放纵,我也看到了她眼中的紧张和严肃。

 生活就是在这样徘徊着吗?等他们做出最终的决定,然后由我去执行?

 泠突然出现在我身后,狠狠地敲了我的脑袋一下;他比我高出半个头,很容易就能攻击我的脑袋。

 去做你该做的事,没有时间够你浪费了,少爷。

 泠就是另一个让我琢磨不透的人,冷漠却又真实地对待这座城堡中的几乎每一个人;可他有表现温柔的时候,就是在直视老爹的爹的那一刻,他的眼神如同夜空一样温柔。他们之间的羁绊,被什么连结着,我并不急着知道答案。

 于是,他们继续争吵。

 于是,我继续做我该做的事。

 于是,泠继续他的管家工作。

 凌女士似乎在最后妥协了。他们在房里谈了整整5个小时,很平静的5个小时;老爹的爹说服了凌女士,还我“自由”。没有女佣接近过那个房间,也没有人敢接近去骚扰男女主人的对话;但没有人听到里面有任何争吵声,一切平静地结束了。撒旦宣判:我可以继续享受我真正的学生生活。

 我想去弄清楚一些事情,做自己的决定,我就在此刻有了这个念头。这个家族让我有了疑惑,有了不解,甚至有了恐惧。一个本该平凡的家庭,父母不在我的身边,与两位谜一样老人分享“天伦”;一座本来平凡的城堡,因为一个新任管家而被渲染出无限的神秘色彩。

 我想亲手去揭开一些谜题,去一些可能被认为是禁区的境地追求我不知道的秘密。原本是在被动接受中沉迷于我的生活,现在改为主动认知自己的世界吗?这才是我内心想要的。我的本性如此吧,否则不会在十几年的生涯中能够摆脱女生改造计划的“毒化”。叛逆,将此定义,填补性格空白,浸入我的灵魂孕育,请原谅我的任性,我只想活得不让自己后悔,作为一个男子汉,仅此而已。

 我想了解泠,至少我想了解他人生的轮廓,对于姬氏家族来说,他带来的究竟是阳光,还是阴雨,还是像这六月一样捉摸不定的天气。我始终不信任他,我承认,因为我不敢。人类就是善变的动物,并且懂得狡猾地自我保护。为了家族的利益,我有责任了解每一个亲近家族的人,乃至是普通的女佣或者花匠,算是拿出一个未来继承人的姿态去迎接人生。

 战斗乐章的序曲,其实很早之前就已经奏响了,只是我没有放在心上而已,属于我个人的战斗。我会疲倦在自己的任性之中,期望能坚持到我触摸真相的那一天。

 

  六月秋日

   校长大人很神奇地再度造访了。刚放学准备回家的我就被他以神速“恭恭敬敬”请上车,并且以神速飞到了姬氏公馆的大门前。我敢用孙悟空的脑袋保证,他跟交通局的局长肯定有非凡的关系,否则不会在屡屡超速驾驶之后还能继续在马路上逍遥法外。车上,我们一句话也没有说,这样的飞速除了让我一身冷汗之外别无他感。年轻人崇尚的刺激游戏,被我见证在三位老人踏足的人生中。

   校长此行的目的一直让我费解,尤其是在观察到他时而兴奋,时而诡异,时而深沉的表情之后。

   等到我远远看见老爹的爹站在姬氏公馆前,就像一个得体的侍者一样,优雅地微笑着,优雅地挥着手,等到我看见校长一下他的爱车就直奔老爹的爹并且与他热情地相拥,等到我揉了揉眼睛证实我所看到的这一切情景,我才知道他们是很久很久的故知了,故到忘记了年代,知到不注意场合搂搂抱抱。他们似乎很长时间没有见面了。

   “兄弟啊!”

   “哥们啊!”

   “我们又见面啦!”

   “噢!”

   我没有理会他们所谓的久别重逢,因为在我看来这相当地不可能;他们是自由的人,不拘小节,想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见面,这对他们来说易如反掌。或许,他们只是在做给谁看,只是借着这份姿态表达着另外一种心情。况且,实在是让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门厅里摆了一个行李箱,似乎有人要出远门。

   “你是想被绑架,还是被打晕?”我的背后突然传来了一阵阴阳怪调,我看到老爹的的爹和校长在用很诡异的眼神打量着我。

   “我为什么要被绑架,为什么要被打晕啊?”

   “因为我们要让你从这里消失一阵子!”

   “……我……为什么啊?”

   “不懂就要问虽然是自古以来做学问的美德,但有时候也要不懂装懂一下来显示你的智慧啊,我亲爱的孙子。别那么木啊!”

   “我亲爱的学生,被你伟大的校长绑架,那对你来说将是多么无尚的荣耀,我这辈子还没绑架过人呢,拿你试试啊,看看我有没有当绑架犯的天赋。”

   “二选一啊,小子,别磨磨蹭蹭的,男子汉做事干脆点。”

   “那我还是被你们绑架好了,被你们打晕了的话,估计我醒来也该变傻子了。但是,奶奶(对着其他人我还是喜欢称凌女士为奶奶)那里怎么交代啊?”

   “拜托,我是男人啊,一家之主,一切我说了算,哪用的着向你奶奶交代啊!更何况,这件事不能让她知道,保密,我亲爱的孙子!”老爹的爹双眼一直在不停地转动,他没有直直地盯着我说每一句话,他在犹豫,或是在掩藏,也或是在畏惧,尽管我觉得这个词用在他身上对他来说也许是种侮辱。同时,我发现校长大人在不住地翻白眼,我想称他的表情为戏谑,可是从中却又夹杂了不可言喻的严肃。

   “是我犯了什么错,奶奶不肯原谅我,所以你们要把我转移,让我避避风头?还是——我是说还是,你们要联手故意让我消失一阵子,让奶奶着急,气气她,叫她伤心?你们不要伤害她,她毕竟是我的奶奶,老爹的爹你的妻子,作为孙子的我不会允许的。”

   “兄弟,菲菲会伤心的,哪怕我们是在救这个孩子,我们还是再想想?”

   “救我?我越来越不明白你们在说什么了!事情难道严重到奶奶要杀我?我到底做错什么了?算了,我还是回去复习功课了,明天还要上学呢。”生长在这样环境中的我似乎已经习惯类似的对白了,虽然我很想知道些内幕,但我也无心去理会这两位做事经常令人匪夷所思老人的念头了。

   “你已经被退学了,帅哥,不用去了!”校长无辜地向我宣布了这一消息。

   “……我……先走了,你们慢慢聊吧。校长大人,能请您把让我退学的理由发邮件给我吗?谢谢。”

   什么样的灾难又将降临到我的身上,等待也许就是最好的答案。当然,他们的绑架计划也暂时告一段落。事情的真相,我急切想要去揭晓,得到的会是什么呢?

一天,  又这样看似庸碌的结束了……

 

  六月冬日

   我已经被闲置在公馆中5天了。是的,我退学了,不,应该说是休学。校长大人告诉我,最近世界级的某某某学校校长们将来史威帝学院拜访参观,因为史威帝是著名的女子学校,所以我这个唯一的男性学生就被暂时雪藏了。一个我勉强可以接受的理由,尽管我知道,这可能是个谎言。善意的谎言,有时候是可以被谅解的。

   凌女士,颁下懿旨,要我收拾好行装,去泰国,和泠一起。我从来都没有出过国门,这是第一次,而且是跟身为管家的泠一起。当天命令,第二天就要启程。

   老爹的爹充分运用他的瞬间转移法,刹那出现在我面前。他语重心长地问我泰国的名产是什么,我毫不犹豫地告诉他是大米;他说——是生物,我答——是大象;他说——是人类,我答——难道是人妖,他说——恭喜你答对了。老爹的爹转而专注地凝视着我,问我知不知道为什么要策划和校长大人绑架我、把我藏起来,我迷糊的眼神促使他继续滔滔不绝:为了不让凌女士残害我,把我送去泰国当人妖,她的恋女癖已经开始进入癫狂状态,她要提前使出最绝的一招,将我置于死地。我的半信半疑让老爹的爹在幻想的神像前阿门了好几回。

   听天由命吧?我不是这一号人。我是水瓶座的男人,任何一本星座书上都说,水瓶座是叛逆者的集结星座,我们向往自由,自己的生活自己做主,没有人可以左右;但我不得不承认,我并不是一个纯粹的水瓶座,尊老爱幼的传统美德总是支配着我,制约着我去遵循长辈的所言所行,因此,我也是个在长辈们眼中的“乖孩子”,做着他们希望我做的事,虽然有时心里在不停地反抗。这一次……我要继续当个乖孩子,还是爆发反抗、显露本性。我不想伤害每一个人,特别是凌女士,她是个女人,尤其是个让我准备敬重一生的女人。

   去泰国就当放假吧,我去;但我在自己面临改换性别的时候,我绝对不会坐以待毙。泠在我的身边,他会顺从凌女士的意志“助纣为虐”,还是会帮助我脱离险境,我从没参透过他的心思。论身手,他绝对在我之上,论智慧,我没有自信可以胜过他;在他眼中,我一直只是个毛头小伙子,是个长不大的孩子。事情发生到最糟糕境地的时候,我要逃,逃得了吗?

   行李都不知道如何收拾了,我总在思量着去泰国以后发生的事,搞的自己像个先知预言家指明生活走向,或者就是个江湖术士骗子自欺欺人。

   晚上,餐桌上多了两张嘴,一张是易嫂的,一张是校长大人的。自从泠来了之后,餐桌上一般会有我和他两个人,凌女士和老爹的爹很少同时出席,总是单方在场。六张脸,就像这六月的天气一样,表情各异。校长的似笑非笑,易嫂的依依不舍,老爹的爹若无其事,凌女士深沉凝重,我的些些茫然,还有泠依旧的冷漠无表情。

   明天是另一个国度,另一端开始,我追得上时间的脚步,摆脱得了这未知的玩笑,亲自握得住我的命运,吗?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