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光的最终幻想

JJ Love HIKARU

 
 
 

日志

 
 
关于我

八五后某腐生物,宇多田光本命!ACG,coser,日语爱好者,迷恋日本武术(大爱空手道,准备备战剑道),优点不多,缺点一箩筐。。。 wc地址:http://worldcosplay.net/member/JJHIKARU/ 新浪微博:http://www.weibo.com/jjhikaru

西妃16  

2010-09-17 17:20:35|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六

一双纤细白净的手,男人的手,肌肤剔透得让女人嫉妒,修长的十指交叉,轻轻地贴着我的腰,却可以隐隐约约感受到浑厚的力道。

我没有转身挣扎,只是很淡定地问道:你是谁,我认识你吗,你认识我吗?

耳边传来一阵喃喃细语:我只在梦中见过你,千百回的梦中,你永远都是我梦中的主角。

我猛地推开他的双手,用剑指着他,剑的那头是张满脸戏谑笑容、妖娆魅惑的脸,属于一个男人,一个比我高出20公分左右的年轻男人。长发披散,垂落至腰间,似乎每一根都十分慵懒;又是一双纯黑如玉的眼睛,和斯迪克斯的如出一辙,看久了会有深深陷入其中的感觉;和我穿着同样的白色长衫,看上去要比我的长一些,盖过了膝盖,两条雪白的小腿上映出可疑的痕迹。一身的风情万种,比女人更为诱惑的气息,此时只看着我,无视脚下躺着的具具死尸。

你到底是谁,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不说的话,我就杀了你!

别动怒嘛,亲爱的,我已经快抑止不住自己沉入你的血瞳之中了,多美的眼睛啊,远远胜过蓝紫色的闪耀,我的梦中只有你的蓝紫光辉,却从未见过染血的绚烂,很美,太美了,美得让人窒息啊!男人用指尖捏着剑的尖端,目光一刻也没离开过我。

不要让我问第二遍,你要是再讲废话的话……

男人翘起大拇指,指了指后面,暗门居然被打开了,不过还是半掩着,看不清里面。

我很惊讶,那阵有些不堪入耳的声音,居然是从眼前这个人的嘴中发出来的。

你是……谁

艾瑟斯,一个……嗯,为大众服务的好人,能够治愈你的心灵,更能治愈你的身体。男人捏起剑端,缓缓地向上推着剑身,缓缓地走近,缓缓地吐着每一个字:你叫什么名字……我亲爱的血瞳女神……

我在被逐渐推成垂直状态的透明剑身中,看到了自己鲜红的双眸,透着淡淡金黄的余光,于是渐渐模糊的视野,晃过那张妖媚的脸。

我是……

光芒,被折射得很微弱,微微吻着我的脸,有些温暖。

有什么轻轻地落在了我的唇瓣上,温暖地亲啄着,似乎并不贪恋,无声地离开,却又迅速地重回,反反复复。我拼命想睁开眼睛,可毫无一丝气力来实现。

直到亲啄由嘴唇转移到了眼睑,只是轻轻的一个吻,睁开,一张熟悉朝气的脸映入我的视野——学生灿,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真的太可爱了!被我吃了那么多豆腐,还不生气呢,不愧是我最爱的人!学生灿小心翼翼地扶起我,在我背后垫了一个很软的靠枕。我抬起左手,指尖缓缓地扫过唇瓣,却被学生灿牢牢地抓住:我好好漱过口了,一点味道都没有哦,不许擦,这是我爱你的痕迹。

我只把……你当……好朋友。

没关系,我会让你慢慢接受我的。

可我对女人并没有……

你会习惯的,亲爱的……

亲爱的!一想到这个词,我的脑海中立刻闪过了一个人的身影。艾瑟斯呢,他去哪儿了?我推开学生灿试图摸上我脸庞的狼爪,探出身子,扫视了房间一周。除了我们,没有其他人。而且,这里,陌生的地方,我从未到过的陌生地方。

脑子里突如其来的一阵疼痛,我用双手紧紧地抱住自己的头,而学生灿一下子急得搂住了我,不停地用手轻抚我的后背。阵痛很短,过后,我再一次推开了学生灿。

这什么地方!头好痛,快炸了!我就低声地吼了一句,一拳打在了红木制的床头,上面竟然出现了一道浅浅的裂痕。

学生灿的眼睛扫过裂痕,嘴巴立刻呈现出O型,瞪大眼睛看着我。

怎么了?

你,你,你,脑子没被烧坏吧,为,为,为什么突然这么……嗯,你没……没事吧?

我怎么可能会有事,你想太多了吧!有些略怒的口吻。

学生灿的眼睛瞪得更大了,一付惊讶到极致的表情。我从前都是用现在的口气在说话的吗,连我自己都不禁怀疑起来,过去的自己应该是很温柔的吧。可现在,这样的语气并没有在我的潜意识中被压制住,仿佛更像是我的天性,不似从前的那般温文柔和,源源不断地跟着直觉从我的嘴里吐出每一个字眼。还有那道裂痕,我有那么大的力气吗?

我可能……要改变自己吧,从前的自己太软弱了……我掀开盖在身上的绒被,下床继续扫视着周围的一切。

这是什么地方,灿?

你在第一战线组的住处啊,该不会来了这么久你还没住过吧,亲爱的!

我略有些不满学生灿的称呼,瞥了她一眼:第一天就发生那种事了,后来一直被关在监狱里,没出来过,你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学生灿站起身,从背后轻轻地拥住我,这感觉很熟悉,非常熟悉。

拜洛都告诉我了哦,你竟然手下留情了,碰上那种人,我以为你会毫不留情地……还有牢里的那堆尸体,一群臭男人!活该被杀!

绝对不会再有下一次了,否则……我没有继续说下去,掰开腰间那双不安分的手,直直地走向了窗前。窗外正是那片透彻碧蓝的湖面,丝毫看不见一点涟漪,零零星星点缀在草地上的野花,柔化了这个充满阳刚味的地方。打开窗户,迎面而来的清新空气,淡淡的花香,一时沉浸其中。

拜洛说这次的事不怪你哦,因为不是你的错,希望你身体恢复之后直接回到自己的岗位好好工作。学生灿用极其漫不经心地口吻说着,在房间里踱来踱去。

你来的时候……有没有……

嗯,怎么啦?

没事。我还是收住了话语,艾瑟斯,应该不会再出现在我面前了吧。我被送回了宿舍,他还是被回到那扇暗门之后了吗?我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决定不再去想那个在我生命中匆匆一过的陌生人。

接下来的日子,不太好过。碎,应该是他,将我过去那段不堪回首的罪恶在军内大肆宣传,几乎不到半天的功夫,所有人都知道那个嗜血成性的虐杀少女就是我;而拜洛,没有阻止这一切的流传。所以,第一战线组里几乎所有人的视线都不愿正视我,只是偶尔斜过一角,注意着我是否突然又狂性大发随时杀掉他们。只有拜洛,与我擦肩而过的时候,眼神哀伤,只有碎,大方从我面前走过,眼神轻蔑,只有夜泣,默默地带着我熟悉近卫团的工作,眼神漠然。

听说有人曾向拜洛甚至哈顿将军抗议,要求调我离开第一战线组,而斯迪克斯则越来越勤快地往这里跑,看样子是想要把我调回他那里,于是遭到拜洛的一再拒绝。

我和夜泣说了一声暂时离开一小会儿,直接冲到了顶楼拜洛的办公室门口,站住,因为里面似乎还有第二个人在,断断续续的说话声,还有些窸窸窣窣的不知名声音。我耐住性子礼貌地敲了敲门,过了大约二十秒之后一句“请进”。

斯迪克斯就站在拜洛的办公桌前,挡住了拜洛,微微侧过脸庞抛给我一个极其魅惑的笑容,意味深长的笑容。只能隐约看到拜洛的身形,看不清他的表情。

美丽的西妃小姐,你该不会是特地来看我的吧,这实在让我感动!

对不起,阁下,我……我很想顶撞他。

什么事,西……妃?拜洛站了起来,他对我的态度从来都不像上司对部下。

我说拜洛,你就把西妃还给我吧……斯迪克斯的语气近乎撒娇。

拜洛看了我一眼,一口拒绝:不。

她在这里的日子恐怕不好过吧,你就忍心看着她被闲言碎语淹死?再说让她留在近卫团,你该不会以为她曾经杀过一些人就觉得她有足够的能力来保护你了吧?还有你的碎骑士侯,说不定会继续怂恿你勇敢的士兵们打她的主意啊,我那里至少还有不少女性士兵,相对这里安全太多了……

拜洛抬起手轻轻地拂过自己的嘴唇,继续冷酷地说道:这是我们内部的事,不需要你来操心,当初是你把她推荐过来的,她已经是第一战线组的一份子了;至于安全问题,把她放回你身边,会更加不安全吧,我……我会保护她的,不会再让同样的事发……生。

在斯迪克斯准备开口之前,我实在不能再让这两个男人无视我的存在了,话题的主角毕竟还是我:请恕我冒昧,如果允许的话,我想暂时我是不会离开这里的,所以还是请斯迪克斯阁下回去吧,谢谢你的关心,所有问题我都会亲自去面对,所有人都应该在挫折和困难中成长,两位大可不必为我这样区区一个部下而浪费过多时间,我来这里想说的就这些,失礼了。说完这一连串话,我没有等他们做出任何反应,退身离开了办公室。

轻轻带上办公室的大门,里面还是一片安静。没有丝毫犹豫,没有丝毫怯懦,我一路穿过同僚们多样的眼神,径直走回了自己的办公区域。

左手手心和往常无异,不知道那把利剑是否还存在,至少从那时起,我感觉到它已深深插入了我的心脏——这把任何人都看不到的剑鞘之中。

抬头,眼神与夜泣相对,他复杂地看了我一眼,低头,塞了一堆近卫团相关的资料给我,立刻转身消失。其余成员在看完整个塞资料过程后,也纷纷迅速转头继续工作。

这是什么状况……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